当前位置: > 作文 > 闲话“小确幸”

闲话“小确幸”

闲话“小确幸”简介:午睡起来,甚是惬意———要享受开学前这最后的闲暇时光,莫过于嗑着瓜子,看着闲书,有一搭无一搭地随意。忽然父亲生前为消磨时间而...

午睡起来,甚是惬意———要享受开学前这最后的闲暇时光,莫过于嗑着瓜子,看着闲书,有一搭无一搭地随意。忽然父亲生前为消磨时间而随意打磨的根雕,进入我的视线,那粗朴盘旋顺其自然的状貌,谈不上形神奇特,但有一点情趣不经意间存留;看看瓜子袋上的广告:“高职不如高薪,高薪不如高兴———小小的香香的满满的小幸福”,简直太绝妙了;再看看我随便读的书《品读中国名山》,哪一样不随意,不简单,不舒畅?我忽然觉得把这三样毫不搭界的东西放在一起,最能表达我此刻的“小确幸”,就是可以身心感受到的小幸福。

寄情山水历来为文人墨客热衷,所谓智者乐水,仁者乐山,也是哲人的寄托。手捧一本《品读中国名山》的小册子,随意浏览,不时惊喜于以前不知道的介绍,或者去过的地方形象得到印证,就觉得拥有发现的喜悦。文字的温度恰好,文字的深度适宜,可谓“山色空蒙雨亦奇”;慵懒地偃卧在床,伸手抓几粒瓜子,喝几口淡茶,口中有瓜子的香味环绕,舌底有茶水生津的滋润,眼前有亲人的遗留,心底有山水的遥望———这是何等的幸福!

业余写诗作文,业余绘画摄影,业余吹啦弹唱,业余垂钓旅行,业余品茶炊事……总之,一切的业余爱好,因为有所谓的正业在那里逼压着你,约束着你,反而特别喜欢,那忙里偷闲的乐呵劲儿,着实令人着迷。时间越紧,也越觉得珍贵,就是你越忙的时候可能越是能抓紧时间,闲着可能反而变懒散了,创作的热情也就淡了。当有了大把的时间时,反而慵懒得没了抢着干点“私活”的兴致了。人啊,就是这么奇怪;时间,就是这么诡异;情绪,就是这么“情绪”!可见,专业,让人沉重;业余,让人轻松,忙里偷闲的“小确幸”格外让人珍视。

“花开总有意,梦醒却无痕。此身非我有,恋恋在风尘。”桌上,小瓷碗里清水浸泡的白菜根盛开着细碎的小黄花,如同我卑微的生命,只要遇到水的滋养,依然细碎绽放。手捧梁衡的《觅渡》,再读一些篇章,还是心潮澎湃,正能量汩汩涌起。难怪季羡林老先生借用王国维《人间词话》来给予评价:“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性情、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梁衡的散文带给人的就是对有境界有追求有人格的人的礼赞,带给我们的是向往高尚。

读书养气,养浩然正气;读书怡情,怡真诚之情;一个真正懂得享受生命的人,不但将造物者给他的一切都能尽情享受个够,他还进一步享受自己的创造,更还有少数杰出的人物有能跨越时空永享历史的光荣。我借着梁衡的眼光穿越百年千年与给人类或者物质或者精神带来益处的人相交,感到无比的享受。而我借助微信圈这个平台,让朋友感受我的感受,也觉小小的满足。

分享读书、思考、游玩后的感悟,不也是一种人生“小确幸”吗?

由于作文本身固有的难度和学生写作水平的个性差异等原因,不少学生经常会产生某些心理障碍,从而影响作文水平的提高。这些心理障碍大致有:自卑心理、畏惧心理、无所谓心理、速胜心理等。要针对其心理的不同特点,引导学生逐一消除。使学生真正理解:畏惧、自卑,大可不必;只要努力写作,全身心融入,又能注重运用以上巧妙方法,定会有长足进步;无所谓和自大,是一种盲目思想的表现,是一种错误思想的熟悉,作文是一种技能,多练就会进步;速胜心理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急燥心理,作文是一种综合性较强的语言表达项目,写作水平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更需要具备多方面和综合能力。

因此,作文水平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挥之即成的问题,而是在长期的精读、多思、勤练相交融的潜移默化中实现的,只有巧妙地诱导学生,轻装上阵,身心融入,持之以恒地坚持一段较长时间的读练结合,学生作文水平才会快速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