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也许 > 安妮宝贝伤感语

安妮宝贝伤感语

安妮宝贝伤感语简介:也许我们都是无法给彼此未来的人。也许彼此都已经丧失爱和被爱的能力。是两个被时间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残废的人。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有些事...

也许我们都是无法给彼此未来的人。也许彼此都已经丧失爱和被爱的能力。是两个被时间摧残得面目全非的残废的人。

我想,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记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我爱你,这是我的劫难。

不相信爱情。却相信世界的某处有一个人。一直等在那里。只是不知道会何时何地出现。总是快乐而孤独的等着他。也许这样就可以过了一生。

很爱你,却不知道该如何靠近你,所以觉得离开是可以的。并没有什么不同。结果反正都是这样,是好是坏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曾经迷恋你。

也许我只是需要一个人在我寂寞的时候,我伸出手。 也许那个人是不是你,并不重要。

每个人都应该提前写好遗书,因为人随时会死。

如果我们在这个世间的光明已谢,是否会前往另一个地方。

所有的生活都敞开在天地大海之间,存在的方式自然而然,就如同这个村庄已经存在了上百年一样。

这使他在很多年后,即使在成功的表相之上,也始终围绕着一股怀才不遇的惘然气质。仿佛他的生命一直在两个背向而行的矛盾界面之间犹豫不定,并未找到正确和安稳。

长年在城市里生活的人会成为依赖性的城市动物,需索城市提供的丰富功能来建构生活,使生活在熟悉的表相之上,按照惯性中顺水而下。但我习惯与它保持距离。

我从来没有见过比写作更为孤立的事情。那也许因为我本身是一个孤立的写作者。我一直不知道这种孤立原来是骄傲的。它是我自己的事情。

必须接受生命里注定残缺和难以如愿的部分。要接受那些被禁忌的不能见到光明的东西。在这个世间。有一些无法抵达的地方,无法靠近的人,无法完成的事情,无法占有的感情,无法修复的缺陷。

但这种骨子里的傲气,是让人感觉有压力的。因为这是一种非常断然清楚的自知之明。

与某些人的缘分,就像在夜色中开的花,不能见到阳光。黎明之前即自行默默凋谢,且将永不再开花。那是属于月光和阴影的情缘。

原谅自己所穿越的,所徒劳过的,所抗争过的,所忍耐过的,它们是一种创伤,同时也很光亮。

如果度过漫漫长夜,日光照耀的时候,我知道我将记得你。

是,他是一只虽然没有见过大海的蚂蚁但相信有大海的蚂蚁。所以,他是一只有信仰的蚂蚁。你们之间的区别,就只是,信仰的问题。

你要寻找的,只是彼岸的花朵,盛开在不可触及的别处。

我们的生命,就是以不断出发的姿势得到重生。为某些只有自己才能感知的来自内心的召唤,走在路上。无法停息。

我只是用了很多种方式尝试拯救我自己。想让自己看起来和旁人一样幸福。但是。我仰起头看暮色中清凉的天空,我说,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始终只能生活在寂静的绝望之中。只是大部分人并不自知。

就是要这样地,被你无法得到的深爱着

生命里有很多定数,在未曾预料的时候就已摆好了局。

生命若开始知足,本身亦已经是一场浪费。

这世间许多享受世俗幸福的人,会觉得别人若与他们的生活有细微不同,便也是极大的罪恶。

生活似乎是虚假的,却又这样的真实,并重重包围,让人喘不过气。

所有的不舍都是因爱而生。若我们无爱,便会获得风清月朗。只是这无爱,总是要经历诸多磨难离合,才会让情转薄转淡,直至寂静。

爱总会使我们有太多期许。希望长久。希望绞着不会分别。希望占有和实现。

爱里面有久多贪恋绞着,所以会有离散。若从爱到无爱,这感情却是更有担当。

遗忘会让我们得到内心的平静。

在黑暗的隧道穿越时间过长,光亦更接近一种幻觉。

我喜欢丰盛而浓烈的活,即便是幻觉。但幻觉太静,亦没有温度。

生命是幻觉,但我需要你在。

我们给过彼此的那些眼泪和疼痛,如风飘远。

本文由《雨露文章网》www.hzlrfs.com 负责整理首发

由于作文本身固有的难度和学生写作水平的个性差异等原因,不少学生经常会产生某些心理障碍,从而影响作文水平的提高。这些心理障碍大致有:自卑心理、畏惧心理、无所谓心理、速胜心理等。要针对其心理的不同特点,引导学生逐一消除。使学生真正理解:畏惧、自卑,大可不必;只要努力写作,全身心融入,又能注重运用以上巧妙方法,定会有长足进步;无所谓和自大,是一种盲目思想的表现,是一种错误思想的熟悉,作文是一种技能,多练就会进步;速胜心理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急燥心理,作文是一种综合性较强的语言表达项目,写作水平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更需要具备多方面和综合能力。

因此,作文水平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挥之即成的问题,而是在长期的精读、多思、勤练相交融的潜移默化中实现的,只有巧妙地诱导学生,轻装上阵,身心融入,持之以恒地坚持一段较长时间的读练结合,学生作文水平才会快速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