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女孩 > 我们都曾说永远

我们都曾说永远

我们都曾说永远简介:我在思索着,每段情感。迷离的、失意的、伤心的、喜悦的,连带心中暗生情愫未曾发生的。每个挽过的冰冷小手,每个一起走过的巷尾街角。只是想说,每个女孩都是善良的天使。...

我在思索着,每段情感。迷离的、失意的、伤心的、喜悦的,连带心中暗生情愫未曾发生的。每个挽过的冰冷小手,每个一起走过的巷尾街角。只是想说,每个女孩都是善良的天使。无所谓好坏,总有一个她在你身后,你或知道或未知的角落里为你默默祈祷。其实,很怨恨那些不在意、不珍惜,却无法阻止一切,去挽留你。?

前言

深冬的北方,带着呵气成霜的寒冷,压迫而来。小城的清晨总会有迷蒙的雾气,萦绕在树木枝间。若是遇见晴天,在阳光蒸发中会渐渐露出天空干净的纯蓝,阴雨天便会一直延续至夜黑暗。一直觉得北方才适合我生存,有着四季的冷暖、有着纯净蓝的天、纯洁白的雪。不像南方,四季温热,天空永远堆积着厚厚的工业废气,压抑的一眼望不穿。?

去接蓝珍的时候,天空竟下起了小雪花,碎碎的、淡白的,小剪纸般从天空落下。没逢什么假日,车站人并不多,我坐在侯客厅等着她的到来。候车厅的窗户并没有关,窗外乳白色的寒气顺着窗户爬进来,有些冷。我下意识的紧了下围巾,粉红色有着好看纹路的针织围巾。围巾的一端织着两个坐在长凳上的小人。她们头顶一个小红帽,穿的严严实实,手牵手看着头顶上方的一颗心。那是蓝珍送的,我对她说北方的冬天很冷,过一段时间就收到了她邮寄来的围巾,还有一封信。浅粉色的信笺上,我第一次见到了蓝珍的字,娟秀、灵动,她说,围巾是她偷闲的时候为我织的,问我是否喜欢。我看着信一瞬间泪流满面,没想到忧伤如此,连自己都不照顾的女子,还想着关心别人。?

认识蓝珍是在因为一本杂志,和我一样,蓝珍是一个自由撰稿人。一次杂志社收录了我的稿子,寄来了一份杂志,我本来随意翻看,却被里面的一篇文章吸引了。文章写的是一个深爱某男孩的女孩,从来没得到男孩的在乎却一直为了男孩默默付出。那是很常见的题材、很普通的桥段,基本上大街小巷卖的盗版言情书、满中国写过情感文章的人的文章中都有出现,但却唯有这个叫蓝珍的女孩写的令我震撼。忧郁的情怀、委婉的伤感、自卑的心理,宛如那个女孩真的出现一般,又或者她在刻画那个女孩的时候把自己也融入了进去,那么真实、鲜活。能写出这么真实、忧伤文字的女孩,应该也是个忧伤的让人想要怜爱的女孩吧?我突然想要认识这个女孩。?

按照杂志上留的E-mail地址,我开始给蓝珍发E-mail 。给蓝珍写的邮件,她每封都会认真的回,我们从聊写作开始,慢慢聊起了生活、聊起了感情。信中我知道,蓝珍也是南方的女孩,和我以前的城市并不远。比我小,在另一个城市的一家大型外企工作,偶尔才会写点稿子,不像我一样全职写作。我也知道蓝珍的确一个忧伤的让人想要怜爱的女孩。虽然她信里会常常让我感觉到她的自立、要强,会女强人一样高傲的独自走过钢筋水泥林立的城市、会出入高档写字楼、高级餐厅和奢侈品店、会和一些上层社交圈的朋友参加各种私人聚会。可她始终无法掩盖她字里行间透漏的忧伤。她说,一个人其实并孤单,只是偶尔才会感觉到冷,不过冷了抱抱自己就会好的。我会有意无意的聊到她的私人感情,我不相信如蓝珍般优秀的女孩,身边会没人守护。只是有关蓝珍私人感情的信,她都会把那一段含糊带过。正如每个深藏着一段伤心心事的女孩,蚕茧般的把心包裹在最里层,黑暗里独自曲卷起身体,不愿别人分担。?

蓝珍的感情出现波动的时候,是一年前。她好像开始变的忙碌,几乎像消失了一样。会在我的邮件发出很久后才回信,回复也总是说,抱歉,最近工作忙,而不是像以前一样随意的聊侃,说一些她生活的细节,比如说又看中了哪个专柜的化妆品和某套最新服饰。直觉告诉我,蓝珍可能出了一些事。她告诉我过她的工作,那是一份清闲而高薪的职务,所以她才有时间写一些文章。她说,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写。我翻看最新几期的杂志,每期都会出现蓝珍的文字,那些跳动着忧郁而伤感的文字,描述着蓝珍的心灵,也刺痛着我的每一根神经。?

我开始给蓝珍写一封信:?

亲爱的蓝珍,安好。?

从第一次看到你的文字,就深深的被你文字的忧伤吸引。我想你肯定也是一个忧伤的女子,亦如我一样,会在黑暗里会独自呼吸那些寂寞的忧伤,会在阳光下不敢抬头直视那些明媚的光线,是喜欢孤寂里自己拥抱自己,在黑暗里恣意生长绝望的生物。我们习惯受伤的时候再继续伤害自己,因为感觉没人会在意。?

听说,每个女孩前世都是善良的天使,为爱的男孩才折翼坠入尘世。接触的两年,我知道你亦如此,像你文字里写的一样是一个默默付出女孩,从来不想着回报。所以,我心疼。就像两年来一直连绵的邮件,我想时刻都注视着你、关心着你、懂着你,把你像亲人一样放在心底最重要的位置。对于你的不安,我不安。?

我一直希望我们这样永远,彼此关心把对方放心里。可以吗?蓝珍。?

邮件的结尾没有落款。事实上从苏铭离开以后,关于任何署名和落款的我都一直把它空白着,即使发表的文章,也是编辑帮忙署名的。我渐渐明白,生命中有些飘忽不定的,即便烙下自己的印痕,也不一定就能证明什么;即便什么都没有,也不一定真的什么都没有。??

蓝珍回信的时候是深夜。很简短。蓝珍说,芩,你早已经藏在了我心底最重要的位置,正如那条粉色的围巾,一端是你一端是我永远连在一起。蓝珍说,芩,我想去你眼中那个北方的城市,去见你。其实,女子的友谊就这么简单,单纯的没有一点其他性质,只是彼此的心疼想要互相关心。仅此而已。信的结尾是一串11位的数字。我打去电话的,蓝珍在电话的另一端哭了,沙哑的令人难受。这女孩的确遇到伤心的事了。我对蓝珍说,丫头,过来吧!?

雪越下越大,渐渐的在候车厅外面朦胧了一层淡白。蓝珍就站在我的对面,我真实的看到了隐藏在忧伤文字下的女孩。浅粉红色的羽绒服,淡黑色保暖丝袜及膝短裙,浅白如雪色的靴子。她微笑着,浅浅的酒窝,凹现着她的美丽。我看着她睫毛下漆黑的眼睛,如同一汪水气弥漫的忧伤,淡漠的描述着自己的哀愁。蓝珍走过来拥抱了我,我抚摸着她的脸,海藻般的长发垂下冰凉了我的手指。我说,蓝珍,你就像你的文字一样,诱惑着我的关心。我们一起走出车站,雪花一点一点落在头上、肩上,我拍掉了蓝珍头发上的雪花,取下围巾帮她围上。蓝珍突然握住我的手哭了,她说,这是她第二次看见下雪。我带蓝珍回到了家,那是一栋欧式建筑风格的别墅,苏铭走的时候,留下了这栋房子和足够我花很多年的钱。蓝珍并没有惊讶,我知道蓝珍也不会惊讶,她是那种传奇的女子,会不为名利干扰。?

深冬的黑,掩盖了夜的一切,独剩下满地的白,蓝珍抱着膝盖独自坐在木质的地板上,光着一双白嫩的小脚安静的看着窗外。雪花还在一直下,?即使开着暖气房间里依然感觉不到暖。我看着蓝珍,却一瞬间失去言语,不知道该如何让这个女子快乐。蓝珍回头看到我,莞尔一笑,眼神里却有掩盖不住的忧愁孤单。芩,我想喝咖啡,能给我一杯吗?她说。我冲了一杯咖啡递给蓝珍,她的指尖冰冷的让我心冷。少喝点咖啡,对身体不好,我看着蓝珍说。蓝珍接过咖啡没有回头,我突然想起蓝珍曾经写过的一篇文章。她说,世界上有两种女人,一种是喝咖啡的,一种是喝奶茶的。喝奶茶的女人快乐,得到的是甜蜜;喝咖啡的女人寂寞,得到的是苦涩。珍,你应该和我说,你心里压抑的事情。我坐下从背后抱住了蓝珍说,蓝珍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慢慢的哭了。蓝珍说,我始终爱着他,因为他许诺过我永远。

蓝珍给我讲述了她和他的故事。

他是一个成熟却颓废的让人难忘的男人。他曾经站在荒凉的城市边缘等候她,在她背离家乡最需要一个人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希望;在繁闹的看烟花的人群中,为弱小的她撑起了一个怀抱大小的空间,护她周全;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陪她奔赴千里看雪,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下雪;在雨水冰凉的夜幕中,给她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她说,那个怀抱是她永远都忘不了的温暖。而所有的,都在一年前他公司破产后瞬间变了。他开始酗酒、吸烟,会和一帮狐朋狗友整夜不归的赌博。他会在喝醉酒的晚上大骂她,甚至对她拳脚相加;然而,又会在清醒的时候悔过,陪着她一起去逛街。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还爱她,她知道的仅仅是他是寂寞的,需要她。他会在夜里霸道的拥有她,汹涌而温柔的在她身体里肆意释放着爱意。她也知道,她永远无法拒绝他。她会在他需要她的时候,化成似水的温柔,把能给他的全部给他。她清楚的明白,只有那一刻才是她和他灵魂相溶的时候,而只要两个身体分离,她便再也触及不到他。可是她做不到不去爱他。虽然她这次是逃离。

蓝珍讲完,泪水已经沾湿了我的肩膀,混合着低温冰凉的刺进我的心里。我以前并不知道,一个拥抱对陌生里孤单寂寞的女孩有多大的力量。而当我抛弃所有来到这个北方陌生的城市的时候,当孤单、寂寞、恐惧不停的刺激着我的神经的时候,是苏铭的坚实拥抱,才让我惊慌的心迅速温暖,让我有了希望。所以,我明白,蓝珍注定会忘不了那个在她孤单时给她一个拥抱的男人、那个许诺她永远的男人。我拿了张厚厚的毛毯围在我们身上,蓝珍已经停止了哭泣,我抚摸了下蓝珍的头发,海藻般柔软。我说,蓝珍,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苏铭吗?那个关于我不再落款、署名的男子。蓝珍抱了抱我,她说,芩,我们都是一样受伤的女子。我对着蓝珍笑了笑说,有些不一样。

苏铭是我的前夫,也是我轻易而且一直爱着的人。他是个深沉而成熟的男子,有明亮的眼眸和长长的让女孩羞愧的睫毛,笑的时候弯起的嘴角有着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他微笑着对我说,跟我走吧!我看着他睫毛下眨动的眼眸,深情的让我不知所措。我问,为什么。苏铭霸道而又温柔的拥抱了我,他说,我爱上你了。我爱上你了。我想,这一句话足够我跟他走了。我离开了父母,抛弃了所有,跟他来到了这座北方的城市。苏铭抱着我说,芩,我们结婚吧。我惊讶,他亲吻了一下我的嘴唇接着说,你抛弃了所有,我不能让你没有我。是么?你那么确定我爱你,而不是为你的钱,我问他。他拥我更紧了,他说,你爱我。我无言,在他的怀抱里渐渐失去了力气,是的,我是爱他的。?

我们结婚了。在教堂举行了婚礼,把彼此的名字刻写在了一个红本本上。苏铭亲吻着我说,芩,我会永远在你身边。我微笑,抚摸了下他的头发说了声,傻瓜。永远是美好的,我并不敢渴望一定会永远。或许我的不敢渴望是先知的、也是明智的,所以往后的,我并没有太多的伤心。当刻着双方名字的红本本换成绿色的时候,苏铭把房子的钥匙递给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依旧微笑着抚摸了下他的头发说了声傻瓜。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没有什么能够牵绊的住苏铭。北方适合我生存,我暂时还不适合他生存,他就像一个向往未知的孩子一样渴望自由,希望像风一样奔跑全世界,不能停留。所以在苏铭说结婚的时候,我和他结了婚,因为他是爱我的,为了我甚至做好了放弃自由的准备;所以在苏铭说离婚的时候,我和他离了婚,因为他是爱我的,在他发现抗拒不了对自由的向往的时候离去,好让我去追寻新的幸福。

蓝珍慢慢的抱紧了我,我知道,她是心疼我。我看了看她,继续讲说着。苏铭常常给我发E-mail,信里面是他在世界各个角落里的照片和生活。他总是会在深夜里把白天拍摄的照片整理出来发给我,好让我知道他的行踪和消息。我知道,苏铭是害怕我担心他的,因为他爱我。所以,我一直在等着,等着有一天苏铭累了,倦鸟想要归巢的时候给他一个家。

我看到蓝珍有些迷惑的眼神,我说,蓝珍,你明白吗?有些永远真的不会永远,有些誓言也真的不会实现。而我们所需要知道的,仅仅是爱不爱这么简单,然后在‘爱’上标注上无限期,无关乎言语。你有没敢这样想过?他是真的爱你。他颓废了,是因为公司破产了,不能带给你幸福,所以借助酒精打你、骂你,好让你离去。然而他总是觉得对不起你,在清醒的时候就希望你原谅。你又有没有这样想?他忍受着无限大的痛苦,却始终还是爱你,所以深夜里才会霸道的要了你,所以你才会感觉灵魂和他相溶。如若不是,又怎么会灵魂相依。蓝珍,请别忧伤,和我一起坚强。去相信每个许诺着永远的人,其实都想永远的,只是世事无常,一些人遗忘一些人无力罢了。蓝珍站起来走到了窗前,她说,今夜的雪花好美。

在这里的一个月,蓝珍每天都会有电话和信息,她没接过。我会给她把短信大声读出来,全部是蓝珍的他的发的。我大声的读着他的悔过给蓝珍听,蓝珍就会抢走手机自己看。蓝珍说,他说他已经改变了,开始重新生活,和几个朋友开公司;他说他想她,再不说出口害怕没机会了;他说他一直爱着她,只想让她幸福,所以颓废想让她离开,但他现在发现了,他不能没她。我说,蓝珍,给他个赎回永远的机会吧!

蓝珍走的时候,天格外的晴,地上厚厚的雪层并没有融化,纯白的地面和纯蓝的天空相呼应。我把蓝珍送到车站,她的他就站在车站等她,阳光洒在他身上,早以没了蓝珍说的颓废。我朝车上的他们挥挥手,转身走了,我并不喜欢离别,就像送走苏铭的时候一样,走着走着哭了。他们一定会过的很幸福。到家的时候,一个人影坐在门口,是个深沉而成熟的男子,有明亮的眼眸和长长睫毛,他微笑,那是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是的,是苏铭。

你怎么在这里?

等你。

等我?

是的,等你。你不是一直在等我。

你的旅行包呢?

扔了。

为什么?

没有你,突然感觉好累。你呢?为什么一直等着我?

我?我们、我们、我们不是都曾说......

是的,我们都曾说永远。我和苏铭同时说出了口。

由于作文本身固有的难度和学生写作水平的个性差异等原因,不少学生经常会产生某些心理障碍,从而影响作文水平的提高。这些心理障碍大致有:自卑心理、畏惧心理、无所谓心理、速胜心理等。要针对其心理的不同特点,引导学生逐一消除。使学生真正理解:畏惧、自卑,大可不必;只要努力写作,全身心融入,又能注重运用以上巧妙方法,定会有长足进步;无所谓和自大,是一种盲目思想的表现,是一种错误思想的熟悉,作文是一种技能,多练就会进步;速胜心理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急燥心理,作文是一种综合性较强的语言表达项目,写作水平的提高需要一个过程,更需要具备多方面和综合能力。

因此,作文水平的提高,不是一朝一夕挥之即成的问题,而是在长期的精读、多思、勤练相交融的潜移默化中实现的,只有巧妙地诱导学生,轻装上阵,身心融入,持之以恒地坚持一段较长时间的读练结合,学生作文水平才会快速提高。